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荒原】丑二嫂也要盖房(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3 03:51:26
摘要:不认识丑二嫂的人一定会误以为她这个人长得该有多难看呢,其实不然,吃了夫家挂落儿的丑二嫂非但不丑,而且在榆柳村的同龄媳妇里还算是长得比较俊俏的。丑二嫂天生一副白面皮,多毒辣的日头也晒不黑她,一白遮九丑,所以看着就顺眼。天生一副小骨架儿的丑二嫂生着一张挺和谐的小圆脸儿,一对儿好看的杏核眼,两片薄薄的小嘴唇儿,有些微微上翘的鼻头儿,一口整齐的小白牙,特别是生在嘴角上的那颗绿豆大的黑痣,显得生动而又俏皮。丑二嫂刚嫁过来那阵儿,村里的年轻小伙子们,对蔫儿不出溜的杨来福去了这么个漂亮媳妇很是眼馋,是即羡慕又嫉妒,暗恨自己怎么就没这个造化。 自古以来,运河两岸便有“土木之工,不可善动”的说法。所谓的土木之工,往往指的是百姓家造屋盖房子。对于上世纪七十年代生活在运河两岸的农民们来说,能把肚子填饱就已经不错了,提到盖房子,那可是件了不得的天大事情!
那会儿,计划生育政策还没出台,即便是早就不想再要孩子拖累的夫妻们,由于各种防范措施跟不上,鼓捣鼓捣就怀上了,你想不要都不成。这儿女多了,再宽敞的屋子也显得窄巴了。再有,随着儿女一天天的长大,就是猪啊羊的都要分圈养呢,何况知羞耻人呢?说起来,闺女大了还好办,找个主儿嫁出去就是别人家的人了,不用爹娘为闺女有没有地儿住发愁。可儿子大了,你不给他娶个媳妇,就如同没栓笼头的儿马蛋子,闹不好就给你惹点儿事出来。做爹娘的,要想把儿媳妇娶进门,就得给儿子准备房子,可这房子又不像挖个红薯窖那么简单,连个新婚的洞房都没有,你让人家新媳妇去住水泥管子呀?所以呀,要想把儿媳妇娶进门,做爹娘的就得给儿子准备屋子,没有现成的屋子就得盖新房。在新房动工之前,先要备好砖瓦木料,还得把请人的吃喝预备下,这些都预备齐了,新房的地基才能开挖。
如果哪家要是有了盖几间房子的打算,提前几年就得做好准备。可是,这盖房子的钱打哪儿来?全家人一年辛辛苦苦的劳作下来,年终结算时如果不欠生产队的就算不错了,即便是能分回家来三百二百的,这一大家子人全年的柴米油盐总得花吧?没有办法,你要是动了盖房的年头儿,就得提前三五年做准备,只能从全家人的牙缝儿里一点点的往外抠,今天备下一根檩条,明天弄两根椽子,手里有了三五十块了,再置办下房柁、砖瓦这些大料。盖房子所需的木料是最为紧要的大事,至于盖房子所需的砖瓦就好对付了,实在不行,用些砖头石块儿凑合着把地基垒起来,地基上面的两面山墙和后墙就用土坯码起来,然后里外糊上麦芒泥就对付过去了。还有,盖房子这活儿不是三两个人就能完成的事,要请些乡邻来家帮工。请人来家卖苦力,一天三顿的吃喝就得给人家预备下,劳动吃饭,天经地义。那年头儿,百姓手里不光是钱紧,囤里的粮食也不富裕,细米精面就更是奇缺稀罕物。虽说自己平常的日子过得并不宽裕,可人们还好面子,帮工们的一日三餐顿顿都要细粮上桌。有些人家为了盖座房子,就把从生产队分来的那点小麦晒干簸净,然后放进大缸严实地封上,什么时候要破土动工了,这才把存封了几年的这口大缸启封。要是该备下的东西觉着差不多齐备了,主人家还要偷偷摸摸地请个看风水的先生给自己择个破土动土的黄道吉日。从房基地铲下第一锹土,到房子耸立起来的日日夜夜,主事的当家人不但熬红了眼,操碎了心,掉上十斤八斤肉算是好的,弄不好,就得活生生的脱一层皮不可!
从开挖房地基那天开始,不少人家都要请个懂行的支客照应,由这人来里里外外的张罗指挥;另外,在房子还未动土之前,还得特意地准备下一桌酒席,将泥瓦匠和木匠们的领班提前请家来犒劳一顿,满脸含笑地托付人家些事情。否则,在砌墙或是上梁的时候,人家要是给你做些手脚,在墙里给你砌上一把些刀、剪子什么的不祥之物,要么在柁木檩架前后柱高处故意给你翻错了尺寸,金贵的木料就白白的毁了,前后柱子差个寸八分的也是常有的事。因此人们都说,谁这辈子要是没有摊上盖房这活儿,那是他前世修来的造化!
盖房子虽苦,可该盖的时候还得盖,做爹娘老子的,总不能眼看着垂头丧气的儿子打一辈子光棍儿吧?
当历史的书页翻到上世纪八十年代初,运河两岸的人们生活开始发生了转变,日子稍稍好起来,大兴土木之风就在运河两岸刮了起来:一座座炕坯泥抹顶的老屋扒倒了,一幢幢红墙灰瓦的新房矗立了起来。
紧傍着运河西岸有个户不足二百的小村子,名曰榆柳村。最近两年,榆柳村陆陆续续盖起来了二十几座新房,在这些所有的新屋中,其中最气派、也最为扎眼的就数村玉器厂黑厂长家的那栋前廊后厦的大瓦房了。
如今,四十出头儿的黑厂长早已是今非昔比,他不但是村大队长,同时还兼着村玉器厂的厂长。在榆柳村七百多口人面前,说一不二的村支书孙百旺有多横,不管见了谁都敢瞪眼的主儿,可就是憷着黑厂长一头。在榆柳村里,黑厂长是个吐口唾沫是颗钉的人物,凡村里屁大点儿的事,只要没有得到黑厂长的点头应允,你就甭想把事情办顺溜喽!
其实黑厂长并不姓黑,却偏偏姓白,就因为他生来一副黑灶膛的一张脸,所以人们口头上便把他的姓氏白说成了黑。黑厂长的大名叫白满仓,家里一共六口人,除了媳妇柳桂英,还有四个挨肩儿的三儿一女。早先,他家住的是运河边儿上祖传下来的三间小土屋,一九七五年夏天,村里办了个玉器加工厂的副业,三十多岁的白满仓当上了玉器厂的厂长。到了七六年春上,白满仓先是“火线”入了党,转年他又进了村党支部当上了支委、大队长。在小小的榆柳村里,除了任职多年的村党支部书记孙百旺,白满仓是村里的第二号人物。七八年的春天,他家祖传的那三间小土屋换成了四脚硬的五间大房,早先连裤子都穿不上的几个孩子,如今也都体体面面的有了人模样。短短几年的光景,原本一穷二白裤子露腚的白满仓眼瞅着发达了起来。这不,去年秋天,在村西京津公路边儿一块开阔的高土坡上,白满仓又一拉溜盖起了十间前出廊后出厦的大瓦房。村里人艳羡白满仓,都说他这十间大瓦房算是在咱榆柳村盖了帽儿了:房脊高耸宽又大,前有游廊后出厦,雕梁画栋朱漆门,气派亚赛帝王家!在白满仓的房子动土那天,全村总共一百七十二户人家,有一百五十户人家都不约而同地出了劳力去他的宅基地上帮工去了。由于人多了支派不开,有一大群人就拿着铁锹立在一旁看着,哪怕是铲上一锹土,搬上一块砖,也算是为白满仓的新居做了贡献。那些缺少劳动力的人家上不了场,就打发念书的孩子去凑个份子,干活不干活的没啥关系,只要人到了,面子就有了。在白满仓新屋动土那天,全村除去两家走路都打晃的孤寡老人外,唯独不见丑二嫂家的人影!
其实,丑二嫂家并非派不出个人来凑凑热闹。她家除了丑二哥这个挣着整劳力工分的壮年汉子外,刚刚中学毕业的大儿子小志如今也下地挣分儿了。这爷儿俩本是想去黑厂长家帮忙来着,可还没走出家门儿,就被丑二嫂挡在门口给拽回来了。
丑二哥说:“嘿——我说小志他妈,人家可都去了,咱要是不去个人儿怕是不合适吧?”一家人吃了晌午饭,老实巴交的丑二哥有点儿沉不住气了,他在拎着猪食桶的媳妇身后试探口气。
“咱不赏他那份儿脸!他的马屁谁爱拍谁拍,反正我就是不拍!,”丑二嫂气吭吭地回着身后的丑二哥,手里的猪食勺子把盛着猪食的破铁桶敲得当当响。
“你也真是,咱堵那气干嘛,别拿吃亏当甜枣儿咬,村里挨过他挤兑的人还少吗?谁让人家手里有权啊。”丑二哥声音虽然不高,可语气却重。
“我邓三姑奶奶长这么大,还从来不知道挨挤兑是个啥滋味儿呢!我倒要看看他黑老三怎么挤兑我。”丑二嫂用勺子把吃饱了食儿的两头肥猪赶进猪圈,用条石顶好圈门,扭过头对愣在一边儿的丑二哥说:“我不去,看你们爷儿俩谁敢去!”
丑二哥没脾气,家里的大事小情从来都是媳妇说了算,也是不愿跟媳妇怄气,扭过头,扛上铁锹下地去了。
丑二嫂在生产队记工薄上的大名叫邓桂枝。她为何要自称自己为三姑奶奶呢?原来,邓桂芝还在待字闺中的时候在五姐妹里排行老三,所以她才这么称谓自己,他人却从没这么叫过她。丑二嫂这个称谓是怎么来的呢,是因为邓桂芝这人生的丑吗?
其实,当初邓桂芝嫁给榆柳村的杨继发二小子杨来福后,人们先是随着行二的杨来福管叫她二嫂子,后来,性格泼辣活泛还有点俏皮的杨二嫂喜欢和一起干活儿的姑娘、小伙子们插科打诨开玩笑,慢慢的厮混熟了,一些淘气小子便把杨来福的乳名丑儿搁在了前面,把杨二嫂的称呼换成了丑二嫂。后来,这样喊她的人多了,丑二嫂这个称呼就在全村老少中喊开了。
要是乍听起来,不认识丑二嫂的人一定会误以为她这个女人长得该有多难看呢,其实不然,吃了夫家挂落儿的丑二嫂非但不丑,而且在榆柳村的同龄媳妇里还算是长得比较俊俏的。丑二嫂天生一副白面皮,不管多毒辣的日头也甭想晒黑她。一白遮百丑。天生一副小骨架儿的丑二嫂生着一张挺和谐的小圆脸儿,一对儿好看的杏核眼,两片薄薄的小嘴唇儿,有些微微上翘的鼻头儿,一口整齐的小白牙,特别是生在左嘴角上的那颗绿豆大的黑痣,显得生动而又俏皮。丑二嫂刚嫁过来那阵儿,村里的年轻小伙子们,对蔫儿不出溜的杨来福娶去了这么个漂亮媳妇很是眼馋,是既羡慕又嫉妒,暗恨自己怎么就没这个造化。
别看丑二嫂人长得小巧标致一副弱不禁风的身子,可过起日子来却是一把理家的好手。在生产队里集体劳动,譬如什么拔苗割麦子摘棉花打棒秧等活计,丑二嫂会使巧劲儿,干起活来一点儿也不比身高力大的女人们逊色,在队上的所有女社员里,身量中下等的丑二嫂是干啥啥行,总和妇女队长一样拿头等女劳力的工分儿。还有,在操持家务上,缝补洗涮烧火做饭这些事,丑二嫂是样样拿得起来,把家里的大人孩子都收拾得干干净净熨熨帖帖。说到养起猪来,那更是丑二嫂的拿手绝活儿,如果是平平常常的年景,她每年能喂出两口一百八十斤的大肥猪,要是收成好了,一年能卖给供销社三四头。凡丑二嫂家养的猪崽儿,总要比别人家的长得快易贴膘出栏早。后来,闹起了文化大革命,一向平静的榆柳村有人扯旗造反了,就连刚过门儿没几年的丑二嫂也被扯进了一派组织里。
一天下晚收工回家,丑二嫂发现猪圈门儿被拱开了,家里刚买不久的新优品种“巴克夏”猪崽儿跑没影了!这下,丑二嫂可慌神儿了,急得她连院门儿都没进,把薅刀子往猪食槽子旁一扔,挺着怀了七个月的大肚子就满世界的找开了。后来,丑二哥把大小子放在他奶奶家,拿着手电跟丑二嫂出来一块儿找,他俩跑遍了街里村外沟坎河边,一直忙活到天黑掌灯了,两口子也没看到一根猪毛的影子。丑二嫂真急了,饭也不做,顾不得沉重的身子,踩着荆条筐上了门前的破墙头,心里编排着词儿,嘴上合着高低不等的音韵,一声挨一声地变换着花样儿骂开了。丑二嫂这一骂开了口,从月儿挂上树梢儿开始,一直骂到圆月当空照。
这时,离丑二嫂家不远的白满仓媳妇马桂花听不下去了,推开自家的后门儿走了出来,冲着丑二嫂嚷嚷道:“你有完没完,要骂一边儿骂去,少冲着我家的门口儿!”
“我骂偷猪的贼哪,碍着你哪根儿筋疼了,你吃的哪门子心!”丑二嫂提高了嗓门儿,骂得更带劲儿了。
“你骂什么骂?你家的猪崽子拱了我家的菜园子,让我一镐头给砸死了,你瞧着办吧!”长得五短身材的白满仓撇着大嘴手插着腰出场了。他自信自己是响当当的造反派头头,一个对立派的小走卒能奈他如何。
丑二嫂见有人认帐,便从破墙头儿上溜了下来,嘴里也不骂了,揪住白满仓的袄袖子让他赔猪。白满仓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他一口咬定,是丑二嫂的猪先拱了他家菜园子的,打死白打!他们俩人这么吵吵嚷嚷的,很快招引出来一街筒子的人围观。
就在他们俩人你一言我一语的争执不下的当口,忽然丑二嫂不言声了……白满仓得意地扫了一眼周围的乡亲。就在这时,就见挺着大肚子的丑二嫂头也不回地向白满仓家走,一头撞进他家的后门儿,随后,她四脚八叉地往白满仓家东屋的炕中央一躺,眼一闭,什么话儿也不说了……丑二嫂这一招是真够绝的,一个怀有七个月身孕的大肚子女人,你是打不得也拉不得,只要出了事就会招惹麻烦上身。白满仓两口子没料到丑二嫂会来这一手儿,这下可把他们给难住了。
月儿西斜,围观的人群散尽了,丑二哥想把媳妇从白满仓家的炕上拉起来回家,被丑二嫂一脚蹬开了,丑二嫂仰面朝天地在炕上一躺就是不起身。
白满仓虽然是满肚子的火气,可遇上了丑二嫂这样的女人也只能认栽。于是,白满仓两口子只好来到炕前央求开了:“二嫂子,得了,兄弟服你了,全是兄弟的错儿,明儿个兄弟陪你猪还不成吗?”丑二嫂见白满仓虽然说了软话,可还是不依不饶,非要见着猪崽子才走。白满仓没辙,只得跳进自家的猪圈里把一头足有四五十斤的长白猪送到了丑二嫂家。丑二嫂是从炕上溜下来回家了,可两家的不睦也从此结下了。
丑二哥心里是这么想的,媳妇有点儿小肚鸡肠,事情都过去十来年了,还较这劲干嘛。再说了,人家现在又是实权派,上赶着巴结都嫌来不及呢,好歹也是个缓和两家矛盾的机会不是……女人嘛,就是头发长见识短,心眼儿比针鼻儿还小!
第二天早上,丑二哥从院门口儿的石墩儿上站起来,冲着正在喂猪的丑二嫂说道:“今儿满仓家上梁,我过去看看,能帮把手就帮把手呗。”
“你去呀!你要是敢去,你就甭打算再进这个家门儿!”脸沉得一汪水似的丑二嫂拿眼剜着面前的丑二哥。

共 1090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乡村小说,是一个世界性的文学母题,因其现实性、淳朴性和地域性而备受人们关注和喜爱。在这篇小说里,作者用生动细腻的笔触为我们塑造了一个泼辣的乡村女性形象“丑二嫂”:她勤劳朴实,用心经营自己的生活和家庭,为了维护自己和群众们的利益,她多次顶撞身为支书的白满仓,甚至因为宅基地问题而带着两个孩子,去白支书家以死相逼。作者用鲜活的语言为读者呈现了这一幕幕生动的场景,使得丑二嫂不畏强权,聪明机智的性格跃然于纸上,令人拍案叫绝。为了衬托丑二嫂的勇敢和泼辣,作者也对老实巴交的丑二哥、飞扬跋扈的白满仓进行了细致的描写,这就使得这个故事更加立体化和生活化,引人入胜。周作人曾倡导文学“须得跳到地面上来,把土气息、泥滋味透过了他的脉搏, 表现在文字上,这才是真实的思想与文艺”,而这篇小说里,作者围绕着中心人物丑二嫂,将运河沿岸的风俗文化、人情世故生动细致地呈现在了读者面前,让读者感受到了文字浓厚的地域性气息。因为热爱,所以书写,因为书写,所以铭记,感谢作者给我们塑造的人物——丑二嫂,我们中国大地上,正是有了千千万万个这样普通而又伟大的女性,才让我们的民族多了一份坚韧、勇敢和执着!推荐赏读,问好作者。【编辑:静心雪韵】【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 111 01】【江山编辑部·绝品推荐140227第74号】
1 楼 文友: 201 -11-12 17:16:10 按语匆忙,大哥见谅,推荐去了,问好! 静心,于浮世。(静小说微信号:jsx201505)
回复1 楼 文友: 201 -11-1 08:0 :22 芊芊每次的按语不用写这么多,太累了,问好。
2 楼 文友: 201 -11-12 18:05:54 读运河君小说,领略运河两岸民风,想起了刘绍棠
回复2 楼 文友: 201 -11-1 08:04:05 刘绍棠和我是一水之隔的老乡,相距不到二里路。
 楼 文友: 201 -11-12 21: 4:49 运河老师的小说总是把故事代入一个时代里,让人领略到一个时代背景下的人的生活状态及内心的喜怒哀乐。人物的刻画很有功夫!自己也尝试着写写小说,对小说把握得特别肤浅,尤其是对全局把握得不够,小说散文的影子浓,对事件的冲突尤其薄弱。荒原真是个人才济济的地方,有这么多写作好手,真得好好向各位学习借签!
回复  楼 文友: 201 -11-1 08:05:01 雪飞客气,你的文字很优美,喜欢拜读你的文字。
4 楼 文友: 201 -11-1 04:16:11 《丑二嫂》是老师劲笔刻画最成功最典型的正能量传奇人物代表作!阅读《丑二嫂》,让人有扬眉吐气、神清气爽之感,一个外表美丽柔弱,内心强悍无比的奇女子是榆柳村的骄傲与瑰宝!真诚祝贺老师小说人物 丑二嫂 的成功塑造! 爱诗,爱文学;正直善良,敢说敢当。信奉但丁名言: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
回复4 楼 文友: 201 -11-1 08:06:01 我就是想写点小人物说说风土人情,没那么高的追求。凌波夸奖!
5 楼 文友: 201 -11-1 04:24:52 读《丑二嫂》
浩气凛然丑二嫂,

巧降村霸白满仓。

乡土独秀老师笔,

扬眉抒写正能量! 爱诗,爱文学;正直善良,敢说敢当。信奉但丁名言: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
回复5 楼 文友: 201 -11-1 1 :24:51 凌波有才,不服不行。
6 楼 文友: 201 -11-1 07:50:59 为了攒好一个穷家,再弱小的女人也能强大起来....
回复6 楼 文友: 201 -11-1 08:06:46 老粉兄弟说得好!
7 楼 文友: 201 -11-1 10:14:56 这个丑二嫂是我喜欢的人物之一,泼辣干脆、会谋划就是过日子的一把好手,放到哪里都抢手的。呵呵,她的这些性格特质不仅是自己乐观人生的支撑,也会给周围人带来力量。学习运河兄的笔力,全局的观瞻和细节的把握都很到位,干净利落,很不错的小说。 俗世里的耕耘者,文学里的筑梦者。
8 楼 文友: 201 -11-1 14:21:19 对付黑厂长这样的人,得需要智慧和胆量。 铁血胡杨
9 楼 文友: 201 -11-1 16:20:5 致贺老师《丑二嫂》成 精 ,此乃众望所归也! 爱诗,爱文学;正直善良,敢说敢当。信奉但丁名言:走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说吧!
回复9 楼 文友: 201 -11-14 07:2 :0 谢谢凌波!
10 楼 文友: 201 -11-1 16:29: 8 故事的语言用的细致入微,而故事的进程也是层层梯进。悬念迭出,高潮迭起。很有艺术魅力啊。 铁血胡杨
回复10 楼 文友: 201 -11-14 07:2 :15 问候胡杨!小孩子流鼻血
小儿上火
儿童流鼻血的原因及治疗
血管性痴呆住院患者的护理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